在民事法庭(small claims court)起訴後,還沒開審前一個月,我們接到電視節目的通知
(名為People’s court,人民法庭,美國八十年代開始風行的法庭節目,後來風行的Judge Judy還算是後起之秀)

這個電視節目專門拍攝實際的民事訴訟,由電台指定的法官開庭,有實際的宣判能力,開庭的過程跟一般民事法庭類似。根據電台製作人的說法,一般法庭就算原告勝訴,被告耍賴不賠錢也沒辦法,而且機率很高,70%的案例都耍賴不付帳,然而如果我們”自願”上這個電視節目去訴訟,同時法官判我們贏了,我們可以把損失的金額全數拿回來。
 
我跟阿鯤仔一開始也沒想這麼多,想說原本就是想要把錢拿回來嘛,那既然這個人民法庭有賠償保證,那我們就試試看了。
 
之後節目的製作人跟我們聯絡,確定我們這個經驗具有”故事性”,值得拍攝,於是我們就整裝出發去紐約上法庭!

人民法庭在紐約曼哈頓第五大道上,聽起來很fancy,但攝影棚裡面很簡陋。


這是當天出庭的法官的照片 Judge Millian,是古巴裔的移民。


我們在攝影棚裡先是簽了一堆合約,意思就是我們不能反過來告這個節目,法官的審判結果無論如何都是最終結果,不能在往高層法院告...等等,然後等化妝,等法官吃完午飯,反正等了很久。不過在出庭之前,我們都一直沒看到被告,後來才知道他們刻意把兩方分開,大概怕有正面衝突吧!

輪到我們的時候,我是當天的主講,阿鯤仔站在旁邊當副手,剛進場面對攝影機鏡頭的時候有點緊張,但是很快就恢復鎮定,(再scary也不如博士論文口試的時候恐怖吧)。因為我跟阿鯤仔演練了兩次,所以腳步沒有慌亂,適時還從資料夾裡抽出supporting documents 交給法庭的刑警,由他交給法官,我覺得自己的表現還不錯。

輪到被告的時候,我們也盡量保持平靜,不被他的言語干擾,但是因為他實在有點好笑,拿了一堆通話記錄出庭,但是拿錯月份,同時通話記錄也只有顯示電話號碼,沒有實際通話內容,因此被法官痛罵一頓,李小姐辯稱說是因為電話記錄太多,印不出來這麼多頁紙。阿鯤仔聽到這件事的時候忍不住偷笑,我撇著頭小聲跟說他不要笑,結果我們也被Judge Millian痛罵說不夠嚴肅。

古巴裔女法官開砲後就停不下來,儼然一副伸張道德正義的架勢,罵完被告也罵原告,意思是我們好像自作聰明,笨到竟然不同意後來李小姐提的解決方法,落到上法庭的下場(我沒這膽子,但是很想跟她說,上法院是我的自由,而且我決定上你們節目的時候也不知道你是大砲口啊),然後繼續痛批原告做事不夠專業,什麼事情沒有白紙黑字寫下來,打糊塗仗,弄到自己被告的下場。

我還正想說他一直罵我們,大概要輸了的時候,法官突然停止砲轟,轉頭說我們這方很幸運,因為我們的謊言比較真實,然後用力敲了一下木槌,宣判原告勝訴!我跟阿鯤仔沒反應過來,想說這是什麼審判邏輯?兩方都在扯謊,看哪一方扯的謊比較有說服力?下了法庭,門口外有安排好的採訪,問我們對剛才判決的感想,我心裡還不服氣Judge Millian罵我們的話,腦子一片混亂,於是隨便說了幾句話就草草結尾,阿鯤仔也差不多,兩人有點恍惚的回到休息室。

在休息室坐了一會,聽到隔壁休息室原告李小姐繼續碎碎念,不服氣法官的判決,氣憤我們竟然能把機票款要回來,我跟阿鯤仔這時才覺得一切比較真實,開懷笑了!這八個月來的頭疼總算結束,把錢要回來之外,也覺得替自己爭取了公道,儘管電視台的法官把我們的案例戲劇化誇張化,我們也不在乎,反正,對我們兩個而言,這是一場我們手牽手打贏的勝仗!

寫了這麼多,其實只是希望能夠分享大家一點經驗。我們經過這次教訓後,也陸續聽到身邊的同事朋友也有類似的經驗,其實這些事情發生後都很棘手,沒有一個標準的處理程序,消費者只好到處碰釘子,自己尋求解決方法,我們很幸運,能夠把錢拿回來(雖然上法庭的經驗還是很差,尤其是聽到被告語無倫次的不實控告),希望大家都不要遇到這樣的事情。
 
我決定刊登李小姐的公司與聯絡電話,因為我不想要別的人再吃虧,尤其是住在美東的朋友們,相信我,不要找這位小姐訂機票!她也許是一個nice person,但是他以身為一個travel agent,表現不合格也不夠專業,如果從頭到尾沒有發生過這段不預期的插曲,也許我會覺得跟她交涉也ok,但事變後的總總,都再度說明她應變事情的能力不夠,溝通上也欠缺一致與肯定,尤其是她選擇避而不見的鴕鳥政策,十分失當。
 
Christina Lee, Long Rainbow Travel, Ltd, Flushing, NY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ropicalLiving 的頭像
TropicalLiving

安居一家人

TropicalLiv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9) 人氣()